肺炎抗疫或助長全民監視之風


Google 搜尋截圖 (2020-02-09 22:23)

現在全世界均關注肺炎疫情之擴散,關注病毒發現初期之隱瞞所引起的連鎖效應,關注世衛高層與中國政府有沒有檯底交易。時任及前任世衛總幹事均與中共關係密切,二人均異口同聲力讚中國處理肺炎的手法,究竟所謂「處理手法」背後有甚麼 hidden agenda 呢?日前華爾街日報 podcast 的分析就值得大家深思。

華爾街日報 WSJ podcast:
Tech News Briefing – How China’s Using Its Surveillance Tech to Track Coronavirus

節目嘉賓指出,中國在飛機、高鐵、流動電話等均實施實名登記,而且這類公共企業均為國有或與黨有千絲萬縷的關係,此時就可以運用這些資訊快速追査確診人士過去的動向,以及找出可能受感染的人。很多省市均在社交媒體發放高危人士資訊,雖然不公開全名,但在同一社區居住或同一機構工作的人或多或少可以猜到是誰,對當時人造成困擾。整個抗疫工程正正符合中共一直宣稱其全民監視的正向作用:協助政府應對天災人禍危機管理。嘉賓頗為擔心,是次抗疫或許會令中共更有理據擴大全民監控。

我很意外節目中竟然沒有提及實名手機支付網絡的龐大資訊,令中共這個大數據勝過所有其他國家。城際交通工具資訊只有城市資料,流動網絡可以深化到特定區域,而支付資訊加上人面辨識則可以精準至何時在哪一家店鋪出現,甚至連誰代誰埋單然後再分賬也一清二楚。這些資訊不但可以鉅細無遺地描繪一個人的行事軌跡,更可以勾勒出人際關係互動網絡。

圖片來源:LIHKG

讓政府機關—-不論是極權政府還是民主政制—掌握如此大量的個人資訊,都是非常危險的事情。本身讓個人資訊過份集中就已經是一個應該避免的規劃失誤,因為在數碼世界系統漏洞經常出現(尤其是默守成規的政府機關),讓政府集中管有個人資料,就等於為黑客建立一個金庫。不管是技術問題還是人為失誤,都會對個人私隱帶來嚴重侵害。WSJ節目中提及在中國不少人因為與確診人士曾出現在同一場所,因而受到大量網上網下滋擾,正正就體現出私隱外泄對民眾的傷害。

而我更認為目光不應只集中在中共身上,你有沒有發現沒有哪一位國家元首站出來質疑世衛總幹事這番說辭嗎?别忘記監視國民絕不是中共的專利,現今世上沒有人未聽過斯諾登揭發美國監視全球網絡的稜鏡計劃,在監視普羅大眾這碼事上可以說「沒有誰比誰更高尚」。世界各國的元首均有自己的盤算,在抗阻肺炎傳播的同時,一眾大人物們都對中共的「處理手法」靜觀其變。最差的情況就是大家都等待着中共宣佈抗疫成功,全民監控有助精準抗阻疫情,給予全球政府一個最佳的理據去實施更精密的民眾監控制度。

很多民眾都在努力做預防疫症的工作,戴口罩、勤洗手、多清潔,避免去人群密集的地方等等。但對於抗疫的過程及手段可能做成的長遠影響,大家又準備好如何應對沒有?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如果您支持此文章,只需要花一分鐘註册為Liker,甚至成為讚賞公民,然後在下方按五下Like,就可以幫助筆者由LikeCoin獲得獎勵,化讚為賞,感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