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ndam UC》的絕望與期盼


官網截圖

早前在 Netflix 看了不少近年錯過了的動畫,包括高達《鐵血的孤兒》及《Gundam UC》。前者可能是我期望過高,看後覺得編導有點「有心無力」。劇情反覆重用「特寫配角然後配角陣亡」的橋段來催淚,幾次之後我已經感到麻木,彷彿編劇就只有屠宰配角這手段來感動觀眾。之後看《UC》,反而覺得有點驚喜。

《UC》故事定位在宇宙世紀 UC 0096,串連眾多過去為人熟知的高達作品,包括元祖高達(0079 一年戰爭)、星塵回憶(0083)、Z高達(0087),ZZ高達(0088)及馬沙之反擊(0093)等,嘗試為這百年歷史收結。故事裏在宇宙世紀的起點 UC0001,地球聯邦在宣佈人類邁向宇宙及重設紀年為 UC0001,在發表宣連時遭遇突襲,總理官邸「拉普拉斯」被炸毀,揭開了以地球為基地的舊人類與生活在宇宙的新人類的矛盾與無盡戰爭。

《UC》講述來到 0096 年,人們仍然活在仇恨的糾纏中尋求近百年前的真相,新一代少年被捲入與神秘的「拉普拉斯之盒」所引起的連串事件。隨着主角們尤如 treasure hunt 一般巡迴了一個又一個宇宙世紀重大歷史轉折的地方,故事的重心亦變得明確:經歷了充斥戰爭與仇恨的宇宙世紀百年,人們應該抱着甚麼心態迎接未來呢?宇宙為人類帶來的其實是希望還是絕望?

官網截圖

對於與高達一同成長的觀眾,這是一個非常深刻的命題。科技發展讓人類可以開展新的紀元,在殖民星以至其他星球生活,在地球資源瀕臨耗盡的時代,貌似為人類帶來新的希望。但人性的黑暗面卻絲毫未改,傷痛的歷史不斷地重覆,甚至不斷放大。對於出生於宇宙世紀的年輕人,嘗試在撕裂的世代尋找出路。大部份人似乎已忘記了對人性的希望,投身進去仇恨的旋渦似乎更容易混日子。面對茫然的未來,是否有誰還無比的勇氣,去擁抱及守護那承載了希望與祝福、但又非常脆弱的種子?

看畢七集的《UC》,故事讓我非常感觸。結尾不止是對高達百年宇宙世紀的一個收結,也是對人性糾結的一個期盼。現實一點去看,兩位主角最終承接了人類邁向宇宙生活的初心,結局時還得到旁人的相助,一切似乎太幸運、太樂觀。但對比令人絕望及窒息的現實世界,也許我們正正需要這樣的故事,才能支撐我們走下去。

註:這次 Netflix 的字幕很多問題,母艦名稱一時是「擬亞加瑪」,一時是「亞加瑪改」,一時是「亞加瑪」,但配音說的同樣是 Nagel’s Argama……應該統一譯名才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