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社運浪潮給我最大的個人衝擊,是與年輕時代的訣別


香港人經歷過去十年由反國教、雨傘、反修例、反警暴一直到擴展至全面反港共的浪潮,要訴說社會政局對個人內心的衝擊,曾聽過讀過很多年輕人說是啟蒙、是開竅,看清政權背後的本質,確立自己的信念及價值觀。但對於我這個半老不嫩的中佬,竅早在上一個十年 — 2003或以前的中學時代 — 已經開了,而過去幾年的時局發展,給我個人最大的衝擊則是與過去年輕時代的訣別。

音樂,在我成長的過程一直佔有很重要的位置。流行曲、搖滾樂、遊戲配樂、古典樂,種種不同的音樂組成我年輕時代的背景音樂,與我的成長經歷無法分離,很大程度上塑造了今天的我。也許是人老了就會念舊,最深植於潛意識中的樂曲一直是年輕時聽過的那些,有時候在腦海中不其然就播放起來。

在本地流行曲之中,楊千嬅及陳奕迅是我那時候的最愛,我就是成長於他們發跡的時代。他們的每一張唱片、每一首歌,我都滾瓜爛熟。不管是精神抖擻還是身之疲憊,不管是何種心情,總可以找到合適的旋律,在心底哼上幾句歌。借來的舊背包,舊友的照片,層層撕開的洋蔥,在暗角或崖邊起舞,散席時進場的傻子,琴鍵上最後的歌......就如同回憶的鎖匙,當音樂在腦海中響起,就會回想起某位朋友、某段往事。對我而言,這些歌已經不光是音符與文字,而是連結着我自中學以來無數的經歷,與其他音樂一同串連出我成長的回憶。

兩位歌手過去幾年的取態,相信大家都很清楚。楊千嬅在反修例運動中為政府站台,還因此獲邀與習近平握手。陳奕迅在新疆棉事件中挺身撐黨,宣布與adidas終止合作。我早已接受了香港藝人大多都在內地賺人民幣,對香港事宜噤若寒蟬,但是沒有想過二人會如此熱烈擁護中共,主動響應黨的號召。曾經覺得與自己很貼近的歌手,原來可以做出這種行徑,令我感到極為厭惡及側目。

自此,我在電話的KKBOX裏移除了他們的唱片及樂曲,不再follow二人,沒有再播他們的樂曲,不希望我付的月費會落到他們的口袋。前年我送走了家中的楊千嬅唱片,之後也準備抽空把陳奕迅唱片整理出來送走。這些音符、這些舊物曾經在我的生命中佔有如此重要的位置,曾經是每天不可或缺的一環,讓我感覺現在像是要與年輕時代訣别,在泥土裏砍掉一條根。

如今再聽到那些音樂,已多了一重感慨,無奈與失落,樂曲依舊,人面全非。就算是藏在腦海的潛意識,也在逐漸自行更替,越來越少響奏那些樂曲。若然偶然聽到,只能苦笑告訴自己,樂曲本身只是承載情感的媒介,並不屬於某一個人。年輕時代的某些樂與悲,似乎已永遠被埋葬。

時日會蔓延再蔓延
某些不可改變的改變
與一些不要發現的發現
就這麼放大了缺點

袁兩半

如果您支持此文章,只需要花一分鐘註册為Liker,甚至成為讚賞公民,然後在下方按五下Like,就可以幫助筆者由LikeCoin獲得獎勵,化讚為賞,感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