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權持有人應有多少權利?


今天看到知日部屋提及「無斷引用」,令我很想與大家討論一下版權持有人的擁有權問題。我僅提出問題所在,希望大家多發表意見,不論你是否一向留意版權法、不論你是否學過法律 (至少我沒有)、不論你是否創作人,都希望大家集思廣益,一起討論。大家可以在這裏留言,也歡迎在別 blog 撮文後再 trackback 我,謝謝。

參考資料:香港版權法 (香港法律 第528章 版權條例)

問題一:版權持有人可以禁止公平使用嗎?

現時的香港版權法,零碎地加入了公平使用的部份,例如,第 38 至 45 條指出私人研習、研究、評論、教育及考試等情況下可以有限度複制,第 76 及 244 條指出在教育、非牟利等情況下可以播放或展示版權作品等。但是,現時版權持有人仍然能夠繞過此合理使用權,禁止在學校播放 — 在唱片盒上、在影片開始前顯示「不可在任何公眾情況下播放,只限私人用途」,以這種「與使用者簽定合約」的方式令消費者或使用者無法行使合理使用權

在這個情況下,由於絕大部份唱片及電影都有以上條文,令現時很多合理使用條文都形同虛設。對此,我們需要反思,是否版權持有人寫甚麼合約都是必然合法的?版權持有人是否應該擁有無限制的作品管制權?如果允許版權持有人擁有這些權利,又可否在版權期限上入手,以避免使用者的合理使用權被無視呢?

問題二:自動續期版權制度是否需要改變?

其實,當版權法在美國最初實施時,版權持有人是需要定期續期,才能保持擁有版權。這個做法,好處在於可以讓一些版權持有人較不重視 (或較不賺錢) 的作品更早落入公共領域 (public domain),同時讓版權持有人可以在法定年期內保持擁有版權。不過,後來由於不少版權持有人投訴,當作品數量多時續期太過麻煩,而且容易因為忘記續期而失去版權,所以改為為自動續期,直至達到最高法定版權年期。當香港引進版權法時,就是直接由英國引進毋需續期的版權法。

現時版權年期越來越長,但版權持有人又鮮有將不賺錢的作品提到開放至 public domain,令作品既沒有生產、使用者又不能合法複製與發放。我們是否應該重新考慮續期制度的好處呢?如果不採用續期制度,又能否改革現有版權法,令作品在一定時間後局部開放權利,讓公眾能接觸、利用前人的創作呢?還有沒有其他可行方案?

最後,引用英國的《Gowers Review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一段,來反思版權法的目標:
The ideal IP system creates incentives for innovation, without unduly limiting access for consumers and followon innovators. It must strike the right balance in a rapidly changing world so that innovators can see further by standing on the shoulders of giants.

接著,是我的個人意見:

問題一:版權持有人可以禁止公平使用嗎?

我認為這個是不能接受的。現時在音樂及影像媒介的主流作品而言,公平使用根本形同虛設,使用者的公平使用權完全被剝削。既然定立公平使用權的原意是保障使用者權益,法律上就應同時列明不能以合約等其他手段繞過公平使用法。即是說,我認為版權持有人列出的合約,不應該包含與公平使用抵觸的條款,否則應予以作廢

問題二:自動續期版權制度是否需要改變?

現在版權年期越來越長,版權持有人又不肯開放不再推出的作品,令很多佳作都埋沒在版權年期之下,到期後已再無法獲得作品。個人認為雖然強制逐步開放版權是可行方案,但是其開放程度的制定必然引來無盡爭論。反而,續期制度是最可行的方案,以免大量作品流失,促進創作的互動及進化,同時版權持有人可以繼續擁有有價值、有市場的作品的版權。
補充@10/02/2007:為免版權持有人不加思索就將所有作品續期,可以考慮增加續期的手續費,以及第二次的續期費比第一次高、第三次比第二次高的做法。

螢光幕前的你又有甚麼看法呢?


7 thoughts on “版權持有人應有多少權利?

  1. 簡單而言,版權人是守財奴,寧願把錢埋入地下也不拿出來營運賺錢,是最笨的做法,《聖經》也有故事恥笑這類人。

    與其獨樂樂不如眾樂樂,資本主義之所以富裕就是「分享成果」而非共產的「平分成果」,但不明事理的人往往走歪而變成「佔有成果」,無形中走上死路。

  2. 香港政府在做版權條例的公眾咨詢. 雖然這些咨詢都是形式居多, 最後那些人說什麼都會給無用的立法局議員通過了, 但你可以試試提交個意見, 好有記錄.

  3. 回應問題一:
    當然不能
    本港法律講明所有版權作品在教育用途都有公平使用權(雖則法律對”教育”的定義非常含糊)
    另外The Consumer Technology Bill of Rights講明所有合法取得的作品可擁有個人用途的複製、轉檔權
    (eg將正版CD轉權為mp3入落mp3機/iPod等收聽,但法律/唱片協會對是否允許此合理使用,並沒有界定)
    最近都份唱片及DVD作品加入DRM(數位權利管理),限制在特定工具播放,明顯地封殺上述一切合理使用權

    回應問題二:
    對於是否取消自動續期制度,即使恢復手動續期制,那些公司仍然會不斷無限延長保護期限,以獲取最大利潤,違背其原意
    版權保護年期有必要縮短(eg由終身+50/70年縮至其終身日,甚至更短),同時嚴守最高保護年期法則,不能讓大財團不斷無限延長保護期限

  4. 同意,尤其「問題一」。
    正如任何僱傭合約都不可與《僱傭條例》相抵觸,沒理由版權物使用合約可以違反《版權條例》對用家的保障。
    愚見認為,為了確保資訊流通,版權物使用合約只可採用比《版權條例》更寬鬆(如CC、GNU)的協定,而不可使用更嚴格的。

    買一本書可以借給朋友,但買一隻CD就不可以﹖(此風有吹到書本之虞,美國有些書就印著不准另行分發的條款)
    另外寫了一篇文﹕
    http://www.xanga.com/fongyun/568615905/item.html

  5. Pingback: Dennis
  6. 中国大陆教育告诉学生:资本主义是即使把牛奶倒入海,也不会平白救济口渴的穷人的。可是现实是所谓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中国大陆也差不多……共产主义可能体现在个别美好的道德行为,却无法成为全社会的氛围。这甚至不是教育方式的差异,“生不带来、死不带走”本来就是大部分人不会身体力行的。
    人的自私在哪个社会都是一样的,就算我已经得不到好处,你也别想分得一分一毫,就算创作者个人愿意分享,还有出版商、代理商、他所在的公司团体的利益,很多时候他们才是创作者的Boss……“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这个道理知的人多,做得到的人少,无利益可言的自私只受道义谴责而不受法律制裁,并受人权自由保护,说起来也真是无奈。

    可是,在他们眼里,暂时无利益,将来也说不定会“咸鱼翻生”,所以能叫他们平白放弃的版权么?

    有专门团体机构去追讨版权,却没有人敢于公开要求分享权,因为在被灌输的社会道德中,想要无条件分享都是理亏的,太阳无分彼此照样大地,可是你想在我那里晒日光浴,就得给钱,我买了这块地,你问我向谁买?地产商啊,地产商向谁买?政府啊,政府向谁买?……
    这就是为什么法律这样定,因为世间的规则如此,没有绝对合理的标准,只有微妙又“和谐”的平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