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建築保育檢討 – 應以人民參與為大方向


政府網頁:民政事務局 文物建築保護

現在,香港民政事務局正就文物建築保育政策作出檢討,並邀請市民發表意見。我參與了第二次的公開論壇,了解到政府檢討的範籌,亦聽到政府表示希望增加市民參與。我希望政府真正會向人民參與、人民規劃的方向前進,在多方向加強市民的參與,而且不是停留於單方面諮詢的階段。以下,是我對於文物建築保育及人民參與的意見。

1. 建築保育需與文化保育掛鈎
2. 保育評估過程需有市民參與
3. 多方面加強市民參與
4. 於中小學推行文化保育教育

1. 建築保育需與文化保育掛鈎

在政府舉辦的數個討論會中,都有人提出要保護整體文化,而不是單單方面建築。以我的觀點,整個概念為人、環境與活動是密不可分的,是三者的互動構成需要保育的文化。如果將其中一員抽起,那麼文化就會破裂,保育就失去意義。例如,打小人搬到商場是沒意義;古廟內開咖啡店是破壞文化;沒有居民的廟街就只得空殼。政府在討論會提出,現在正在參考外國「保育區」的概念及實行方法,我認為這是一個好的方向。我們要參考其他地區的經驗,思索如何去規劃保育區,如何令保育區能在保育的同時顧及原居民的需要,以及保育區如果與周邊地區融合 (例如樓房較矮的保育區不會被高樓包圍)。

2. 保育評估過程需有市民參與

政府在回應市民建議評估過程要加入市民意見時,提出現在政府考慮除了現有的專家評估程序外,加入市民評價專家意見的程序 (涉及架構上加入市民成份,容後再談)。此方法是可行的做法之一,但我建議除了這個架構上的改變外,要加入更多互動性的溝通。其概念與 placemaking 類似,即是在專家開始工作之前,先與市民溝通、接觸,例如研討會、簡介會等,讓專家了解原居民、訪客、使用者及其他市民如何看待這地方,亦讓市民了解專家的觀點。這方法可以加強雙方溝通,減少之後不必要的爭議,長遠而言透過增加了解亦可令保育工作進行得更順利。為了有系統地處理市民想就不同地區展開溝通,我建議設立一個明確的機制讓市民申請就某地區展開溝通對談,政府再以要求者的數量來排定先後輕重。

3. 多方面加強市民參與

雖然現時的諮詢是市民參與的一種,但明顯是不足夠及落後的。上文提及的「市民評價專家」,政府提出是在現在架構加入 sub-comittee,讓市民進入架構發表意見,這是其中一個層;我提及的專家與政府加強與市民溝通、討論,亦是一個層面;還有想再提及的是實際身體力行參與的層面。身體力行,是指讓市民不單止去看、去進入保育區,而更加讓市民參與保育工作。專業的修復需要較多時間訓練,一般市民可以參與周邊的工作,例如製作及更新配套 (如指示牌、簡介、單張),帶領其他市民及遊客來參觀、介紹保育區,參與研究保育區的價值或與周邊地區的融合、為保育區的管理及發展提供意見等。這樣可以同時讓參與工作者及享受服務者更認識保育區,提高保育意識,讓將來討論保育時更有效率。

4. 於中小學推行文化保育教育

現時普遍市民對文化及文物保育的意識仍不高,是導致難向公眾展開保育討論的原因之一。要解決這個問題,就必需由教育入手。剛才提及的身體力行式參與,尤其適合向學生舉辦,在學生時期培育文化保育意識。保育不單是一個政策,而是一個能令學生認識香港、培養歸屬感、了解公民責任的教育,是公民教育重要一環,不論由幫助將來的保育工作還是由教育意義來看,向學童推廣本土文化保育這都是值得推行的。

以上的意見,涉及的不止是文物保育。這不是我想刻意離題,而是因為文物保育與文化保育是密不可分,政府要檢討文物保育,就更應檢討「文物保育」這概念本身的不足,研究如何確保將來的保育政策是以文化為本、以香港為本,而不是以建築物為本。

延伸閱讀:
非物質文化遺產與香港文化保育
人民規劃 – 讓香港朝著市民認同的方向發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