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於詞色] 林振強及鄭國江歌詞四首


自從在幾年前在林子祥的串燒歌《好氣連祥》中聽過「不要金,不要銀,只要一支棍,來護守這稻田,貧賤也感興奮!」後,就對《稻草人》這首歌很感興趣。日前在二手唱片店購入了李龍基的「男子漢」唱片,驚覺除了《稻草人》外,此唱片還有數首歌詞優美的作品,使我不禁再寫停產已久的「形於詞色」系列。

李龍基 男子漢

先看這首由鄭國江所填的《遲來的花季》,雖然很短,但其見景生情以及由借景喻情到寫情的感覺,實在很有詩意。
(邱晨作曲,Joey Villanueva編曲)

留下這陣雨,留下這陣風。
抓緊風雨絲絲,問花季為何遲?

還問這陣雨,還問這陣雨。
心中早有影子,問相見何時?

陽光風雨,怎可以先知?
人生花季,儘管來遲,
但更多采,亦更多姿。

看過花季,也看看春天,是由林振強填詞的《春的鼓舞》。全曲感覺輕鬆清爽、活潑生動,正與歌詞的內容相配,簡單地寫景及寫觸覺就像帶著聽者一同遠離市區,走進青葱的世界,洋溢著樸實及令人回味的感覺。
(李瑞成作曲,陳永良編曲)

細細草已冒,處處花滿途,草菇爭先帶帽。
遠遠山正睡,聽說春已來,匆匆去換上綠袍。

我放開責任,赤腳山裏行,只想春依偎我身。
碰碰青葉,踢踢「欄」籐,細看春的足印。

螞蟻四處逛,左顧右盼,草蜢東跳西彈!
春風抱著我,輕輕誘惑我,春心不分對或錯!

我放開腳步,赤腳跨我途,不管高山有幾高。
細細草已冒,處處花滿途,滿載春的鼓舞!

當然還要說一說由林振強作詞的《稻草人》。此詞寫的是稻草人甘於樸素、敬業樂業的精神,簡樸的擬人法靜靜的感動著我。能寫出這樣的歌詞,可以看出寫詞人本身敬業樂業的精神!
(林慕德作曲、編曲)

從來沒有靚衫掛在身,天生我為稻草人。
明天,昨天,一世日夜守在田。

然而沒有向天訴苦,天知我全部不在乎,
寧可,願可,一世平淡中渡過。

不要金,不要銀,只要一支棍,
求護守這稻田,貧賤也感興奮!
束我腰,叉我腰,趕去飛鳥,
禾稻輕輕在搖,如在偷偷地瞧。

田原綠野我今當做家,露水我留下衝啖茶,
陽光下躺,天晚用月光做床。

孩童贈我破衣與舊帽 ,雖粗糙仍自感自豪,
寧可,原可,一世平靜中做我。

不要金,不要銀,只要一支棍,
求護守這稻田,貧賤也感興奮!
束我腰,叉我腰,趕去飛鳥,
來換滿村歡笑!

不要金,不要銀,只要一支棍,
求護守這稻田,貧賤也感興奮!
束我腰,叉我腰,趕去飛鳥,
禾稻輕輕在搖,頭亂點稱妙。

不要金,不要銀,只要一支棍,
求護守這稻田,貧賤也感興奮!
束我腰,叉我腰,趕去飛鳥,
來換滿村歡笑!

看過這麼多關於大自然的歌詞,就換一換口味,看看鄭國江填詞的《夜香港》。歌詞寫盡香港五光十色的一面,亦寫盡都市人在繁華背後心靈的迷茫與空虛,最終望向無盡的天際,才領會到大自然才是真正的美麗,是由簡單、純樸產生的美麗。就像《稻草人》一般,我相信這是必需要有所經驗、有所體會,才能夠寫出這樣的歌詞。

霓虹在吐光,這都市夜裏忙,常熱鬧誰又會把星星看。
浮華任你享,這使你越發忙,人在這泛光燈裏迷路向。

裝飾多好看,那誘惑難抵抗。
衣裝多好看,誰人會知衣裏是豺狼。

浮華像染缸,碰一碰亦染黃,從外面誰又會知真相。
浮華像塊糖,這吸引力太強,人像蟻碰到糖誰願放。

霓虹在吐光,這都市夜裏忙,常熱鬧誰又會把星星看。
浮華任你享,這使你越發忙,人在這泛光燈裏迷路向。

虛假的色相,這美麗誰希罕。
星星多清朗,歧途滿街不會傍徨。

這樣優美,帶有詩意,又滲透著寫詞人的經歷的歌詞,在現時的流行曲實在難以找到了。是作詞人之過?是消費者之過?難以追索。我唯一知道的是,現在我只在舊歌中才找到這種感覺了。


2 thoughts on “[形於詞色] 林振強及鄭國江歌詞四首

  1. 今天香港的所謂樂壇,名氣大如林夕,也說:寫非情詞要先事申請。
    「是作詞人之過?是消費者之過?」最大責任的,大概是唱片公司老闆之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