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未來》– 細田守的新嘗試

圖片來源:紙本分格

日前終於能抽空在戲院看細田守的新作《未來的未來》。導演延續過往以家庭關係為主軸的路線,配以他未嘗試過的新敍事手法,去講述小男孩面對新生妹妹的故事。早前不少朋友看畢後表示失望而回,讓筆者「打了底」。此作確實無法媲美導演之前幾套作品,整體氣氛凝造得不錯,但未能準確帶出作品主題,只能算是不過不失。(下文含劇情)

繼續閱讀

この世界の片隅に(港譯「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

圖片來源:この世界の片隅に

期待已久,片渕須直的新作《この世界の片隅に》(港譯「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台譯「謝謝你,在這世界的一隅找到我」)終於能在香港上映。此作以二戰時期之日本為故事背景(時間上與《再見螢火蟲》相約),對於海外觀眾或許感受不如日本觀眾那麼深,原以為上映無望。昨日與朋友看了預映,卻發現中文譯名很容易讓觀眾對電影有錯誤預期,發行商宣傳為愛情電影更是奇怪,令友人看畢全劇都覺得找不到重心。準備去看的朋友,或許可以先看看下文之簡介,以免因為譯名而產生誤導。

電影譯名為「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同行友人一直在尋找究竟是誰要謝謝誰、誰要找到誰。發行商的宣傳口號「情約廣島」、「再掀愛情動畫熱潮」更令人誤以為是一套愛情電影,但到劇終仍覺得不明所以,感覺全劇的重心方向錯了。那其實是因為「誰找到誰、誰謝謝誰」根本不是此作品的核心,糾結在此只會模糊了自己的焦點。

繼續閱讀

《幪面超人1號》——四十五週年的感觸

[注意:此文純以fans角度出發,絶不客觀 😛 ]

今晚抽時間做老餅宅男,去看《幪面超人1號》。這套電影是幪面超人四十五週年的重頭戲,找來當年飾演主角本鄉猛的演員藤岡弘擔正,再與今日的幪面超人Ghost來個crossover。之前在網上看到香港人對此作的評價一般較低,不過或許因為我已經是個老餅,覺得在我預期之內,挺合我口味。

不少傳媒聚焦六十九歲的本鄉猛比當年重了差不多一倍,拜託,大叔都到這個年紀了,不能強求太多吧。對筆者而言,看到六十九歲的本鄉猛騎着旋風號,感覺就像在《CREED》看到六十九歲的Rocky一般感動。意外的是香港的本鄉猛配音找了當年配過V3、Black及BlackRX的黃志成,對於我這代在電視看南光太郎長大、又曾經不停翻睇再翻睇的人而言,又添了另一份感動。

內容我不説太多了,值得細味的是本鄉猛給新一代幪面超人出的課題:「甚麼是生命?為甚麼值得不惜一切去珍惜及保護生命?」劇末的對白頗有心思,當幪面超人Ghost説出自己的見解後,本鄉猛回覆「你答得很好」,而非「你答對了」,因為這問題是每一個人的課題,每一個人都可以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

P.S. 看到有人説打得太少,又有人説説教太多,其實如果由頭打到尾就會感到到悶啦,現在電影的安排算是合理。而且,找來六十九歲的老人家幪面超人一號,説教就少不免的啦,反而如果六十九歲還在扮二十歲耍帥那就咁嚇人了……

P.S.2 上圖這件T-shirt在日本及台灣的GU有售,拉打迷不容錯過 😛

友blog文章:暗黑熱血 – 對昔日的複雜情感:《幪面超人1號》(《仮面ライダー1号

清新校園青春動畫 – 好想大聲説出心底話

Anthem_of_the_Heart
中文版官方facebook:好想大聲說出心底的話
預告片:Neofilms 新映影片 – 好想大聲說出心底話 (11月19日上映)

早前有 mcl 動畫賞 2015,今年上映的作品以舊作為主,不過當中有一部頗多朋友讚賞的新作,由長井龍雪執導的《好想大聲説出心底話》。及後僅在 mcl 上映正場,上週抽空去看,作品比預期好看,令我有衝動想找此製作團隊之前的《我們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見的花名》看看。(下文含少量劇情)

此作先以女主角成長的一段重要轉折入題,再逐漸帶出各主要角色的過去,以女主角串連他們的故事。不同性格的少年少女,卻有一種相似的內心困惑,在他們幫助女主角的同時,各人也察覺及嘗試衝破自己的心結。在踏進成人的路途上,他們體會到言語有無形的殺傷力,是不可回收的利劍;但又同時有時候人應該坦誠表達自己。此作品用清新的故事作引子,帶出人需要接受人與人的相處那複雜的兩難感覺,既不能因為逃避而拒絕溝通,但同時要體諒他人,不能恣無忌憚,要學習接受總會出現的衝突。

這主題看起來有點嚴肅,此動畫用中學生編排音樂劇作主線,用一些大眾耳熟能詳的音樂來表達主題,而當中的細節又貼近目標觀眾的生活,使作品更親切。又借用劇中角色的搞笑對話及反應,在適當時候沖淡有點催淚的情節,讓動畫整體保持較平易近人的感覺。最令筆者感到意外的,是作品透過編曲手法帶出作品的中心思想,悲喜交錯的樂曲映照出人與人之間感情的複雜性,效果令人眼前一亮。

此作仍有一些筆者搞不懂的地方,例如剪接常用上類似按鈕或相機快門的效果,但在劇情上找不到呼應的地方,以及開首一幕女主角的手腳瘦得有點過份。但整體而言此作的效果仍非常清新,青少年的煩惱配上校園背景及音樂劇元素,趣味及說理的平衡拿握得很好。

《風起了》與日本動畫雜談

前文《風起了,是宮崎駿真的老了嗎?》寫過筆者對《風起了》的綜合觀感,尤其是失望的地方,這次想說一說欣賞的地方和一些雜亂聯想。

夢與夢想,遊走在真實與想像之間

對於故事主線之一的飛行夢,宮崎導演處理的手法挺有趣—動畫劈頭幾分鐘就用夢開始,解決多次在不做間場下直接讓夢境與真實交錯,突顯主角追夢的心境。主角與意大利飛機工程師直接,究竟在輕井澤之前有沒有相遇?他們是神交還是真的認識?這一點雖然沒有明確說明,但是站在整體故事表現角度,我覺得這並不要緊,重要的是動畫表現了兩個勇於追夢的工程師,在大時代的壓力下堅持飛行夢—儘管他們這具爭議的選擇帶來了戰爭裏的犧牲。作品這種真實與想像交錯的表現,把重點集中在他們的心境,故意領導觀眾忽略飛機工程這繁複的過程,也可以說是宮崎導演苦心經營的手法。就算他是個機械迷,也曾經表示《風起了》不會側重於飛行機械技術,他明白過於技術性的內容不是大眾觀眾想看的作品。

《風起了》原著小說與日本動畫風格

宮崎駿以動畫向已故作家堀辰雄致敬,動畫《風起了》中女主角的故事取材自堀辰雄的同名小說《風起了》的女主角節子,而動畫女主角菜穗子其實亦是堀辰雄的另一部名作《菜穗子》同名。參考《風起了》中譯本的序言,堀辰雄是當年積極將西方小説風格融入日本的作者之一,他尤其欣賞法國作家着重對人物心理的描寫,真實反映完整而複雜的心理狀況。在堀辰雄自身的小説,則善用景物描繪人物,透過角色眼中的風景,映照出難以真接描述的心境。

借境寫情,多用定鏡、空鏡描寫風境及靜物,是不少日本電影導演的拿手技法,甚至可以說是日本流行文化中的一種特徵。換到動畫作品上,宮崎駿過往的作品中,相對而言使用空鏡的比例不算特別外,不過就以他的成名作《風之谷》為例,開場初五分鐘不用一句對白,只描繪獨行俠眼前景象。說到最善於運用空鏡、寫景以描家心理的動畫導演,則不能不說近年冒起的新海誠。筆者認為,如果要說以動畫展示《風起了》那動敘事手法,則以新海誠為表表者。相對於以往很多成名導演,他並不追求動作場景的流線性或力度,反而使用大量的景物描寫,配上讀白或音樂,側寫角色的心境。

縱使新海誠的作品定鏡之多幾乎可以稱為「半動畫」,不過也正是這種特質讓人另眼相看,亦讓筆者感到與其他日本流行文化有相連的互通性、承繼性。美國動畫着動旋律性的流暢動感,歐洲動畫展現誇張而富藝術性的造型與動作,而日本動畫則走兩極,有些具強烈的爆炸動感,有些致力表現真實的生活感。各地動畫截然不同的風格,以至不同導演的風格,都與當地藝術發展與風潮,及個人接觸到的藝術所影響。正因為動畫這媒體有如此多變、包容、可塑的特性,才令筆者如此着迷。

參考來源:
中時電子報 – 《風起》3之1-獨家專訪宮崎駿

風起了,是宮崎駿真的老了嗎?

wind_blows

看畢《風起了》,就算是身為宮崎駿的fans,也無法否認這次與他過去的作品實在有一定距離。不知道是大導演太貪心,把握不住狠狠割捨可有可無的劇情;還是畫他喜歡的機械和昭和鄉郊畫得停不了手;還是近年Ghibli的人才出現流失… 個人看後感覺主要的問題有三個:
(下文含劇情)

一. 故事主題模糊

宮崎駿開宗名義要向兩位前人致敬,一是零式戰機設計師堀越二雄,二是小說家堀辰雄。前者取材改篇為劇中男主角,寫他追尋飛機夢想的經歷;後者借用了他的小說《風起了》的女主角,穿插在此劇男主角的尋夢故事之間。其實單論「尋夢」與「愛情」兩線劇情,是各有吸引之處,不過當兩者有限度串連但又欠糾結,就讓故事主線模糊了。「尋夢」與「愛情」兩個主題,本來最大的糾結在於男主角的掙扎,但是作品卻描寫得很輕,男主角基本上一直都是心意已決、不多細想,讓筆者看起來感受不深。如能針對他們的矛盾心境刻畫得更深,養病與共處、尋夢與相依,描繪當中感性和理性的苦惱與抉擇,或許能讓兩條故事主線更為結合。
繼續閱讀

《C (金錢掌控)》- 少年動畫x金錢=?

C

官方網頁:http://www.noitamina-control.jp/
維基:C (動畫)
圖片來源:官方網頁

早前在重看《Casshern: Sins》,順道找了一下龍之子近年的作品,看到有這套動畫《C》。把現實世界的金錢財技融入少年動畫,得到的會是什麼呢?

作品全名是《[ C ] THE MONEY OF SOUL AND POSSIBILITY CONTROL》,國內字幕組譯作《金錢掌控》。顧名思義,這套作品嘗試在少年動畫的基調上,帶進金錢、靈魂與操控的概念。故事內容是主角余賀公麿突然被帶到一個奇妙的空間「金融街」,可以用自己的未來換取金錢,而且要定期進行戰鬥。戰鬥輸了的話,會輸掉自己一部分未來。作品所謂的金錢概念,主要體現在戰鬥系統,把一些金融技量實現在戰鬥中。

C_2從第一話開始,進入「金融街」的人都稱謂是「創業家」,戰鬥夥伴是自己的「資產」,戰鬥中使用金錢來攻擊,用金錢賺蝕來決定勝負。不同的「資產」使用的招式名稱是不同的金融名詞,而使用方法則與該金融手段有關。到了第四話,再引入「出售資產股權」的機制,讓「創業家」可以在戰鬥途中獲得新資金。這些戰鬥系統的設定,都嘗試把金錢和金融與少年作品的戰鬥元素合併。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