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廿二年,由困局走進破局

香港人過去二十多年被困於重重政府制度之中,掌握公營機構的政權設下程序迷宫,令任何反對聲音都只碰到迴音壁,任何抗議行為都徒勞無功。但在過去三個月,由反送中運動演化…

「無辜」的林鄭及新生代的反撲

最近沒有甚麼心力寫文章。你說我是和理非也好、腐儒也好,我最想說的話,仍然是《運動的最大隱憂是仇恨》。昨晚一直心緖不寧未能眠,林鄭鐵定寸步不讓,繼續用政府的權力挑…

強制表態可以帶來甚麼?

運動發展到這一刻,香港的自由之夏正燒得熾熱。經歷了前天機場的眾多事件,我最想告訴大家的話仍是之前所寫的那篇:《運動的最大隱憂是仇恨》。 除此之外,想討論一種出現…

運動的最大隱憂是仇恨

看到連登上的討論由撤與守的決定擴展到仇恨心態的問題,我實在認為要寫這一篇與網絡民意相反的趕客文。(其實此blog也沒有多少讀者,哈哈) 由運動初期有零星掘磚及掟…

Posted On

親政府陣營抹除理性證據的方法

前晚鄉黑勢力在警方默許之下橫行元朗,無差别攻擊正在歸家的示威者及任何市民,任何有常理的人看過直播影片都會感到極為忿怒。白衫鄉黑的野蠻無理及警員故意視若無睹,以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