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大灣區肥媽到楊潤雄局長

圖片來源:政府網頁

近日城中兩則熱話,一則是肥媽不斷力sell大灣區,瘋狂至推介吃鯇魚魚生,連衞生局也要澄清河魚不宜生吃;一則是教育局局長在電台上質疑廣東話學習中文可能會令香港失去優勢。兩則新聞所反映的現象,其實正正是筆者早前在《香港輸給內地城市的是甚麼》所提及的問題:很多老一輩香港人根本不相信這個城市有前途

繼續閱讀

香港市區樹木的「家」有多大?

颱風韋森特襲港半年後政府維修的情況
2012年颱風韋森特襲港後的西貢市

剛才在整理舊照片,找到這張幾年前的舊照片。2012年颱風韋森特襲港,香港十二年未有經理十號風球,全市再次驚覺原來颱風的威力可以這麼大。打颱風,不再只是放一天假那麼簡單。全港各區都有大量樹木倒下,不少人驚訝原來每日相伴的大樹,竟然只有那麼細小的「容根之所」。之後再經歷2017年的天鴿及2018年的山竹,再次有大批樹木倒下,越來越多人關注樹木生長空間不足的問題。

繼續閱讀

那迎着狂風大雨的鐵翼

昨夜看過眾志那段拙劣的短片後,感到今年的六四顯得格外沉重。原本最能發揮創意去傳承這份精神的組織,如今竟然為了引人注目而離棄他們最應關注的學生群體。眾志沒有帶領這些學生走出迷霧,而是選擇去消費他們。在得到一部份步入中年的長輩認同之時,卻也破壞了自己與年青人之間的關係。

八九民運至今已隔數代,傳承越來越困難。如岑建勳所言,大家的經歷差天共地,很難要求新一代有上一代的感受,亦無謂將自己的感受強加於他人身上。內地的情況變化亦非常大,現在若問我對中國民主化的看法,我是悲觀的。大抵上與去年的看法相同,這裏就不再重複了。

剛才獨自到鐵翼下默哀,忽然刮起狂風,下了好一陣大雨。彷彿連他也在擔憂,究竟所謂「傳承」,應該怎樣傳下去。在出路全被堵塞的夾縫中,如不按照別人寫好的劇本,還能夠如何走下去。除了哀悼犧牲了的前輩,我們似乎甚麼都做不到。

只要你夠膽,多荒唐的話都可是說、可以做

因為星斗市民無力與政府周旋,所以政府在過往的發展工程中,一而再、再而三使用土地收回條例,強行徵收土地,將人民與賴以為生的土地硬生生撕裂。

因為地產商有龐大財力人力物力與政府周旋,政府怕司法覆核,所以政府提出公私營合作發展,與地產商共存共榮。

這根本就是赤裸裸地宣告,法律淪為壓制小市民的工具,而政府作為社會管理者已明目張膽地向富者俯首稱臣。如此荒謬的言論及做法,竟然有市民會覺得是合理及理性的選擇。真是只要夠膽說、夠膽做,就總會找到知音。
繼續閱讀

讀重奪公民廣場案終審判詞

判詞原文:FACC Nos. 8, 9 and 10 of 2017 [2018] HKCFA 4

或許由於上訴庭的判詞引起了社會廣泛迴響及討論,這次首席法官馬道立(下文簡稱為法官)在終審判詞中對很多問題都有詳情解釋,對於原訟庭、上訴庭及終審法院的職能及分工有詳細解釋。判詞明確指出將來的同類案件會以上訴庭列舉的新準則處理,當中的八項判刑考慮因素及六項量刑準則,對於將來組織及參與社會運動者而言更要留意。如果希望了解是次案件中的法律問題,建議仔細讀一讀。

覆核刑期及上訴庭的定位問題

法官於第45-51段解釋律政司在那些情況下可以申請覆核刑期,以及上訴庭的職責包括透過覆核審訊結果向下級法院提供指引。律政司在以下四種情況可以申請覆核刑期,而其結果有可能收緊或放鬆,並不保證對律政司一定有利。

繼續閱讀

一級方程式禁止賽車女郎的爭議

相關報導及專欄:


(圖片來源:wikimedia – Grid Girls DTM Hockenheim 2008

一級方程式賽會以「與時並進」為由,由本賽季開始禁止賽車女郎。有人認為是女權主義的勝利,有人認為與霸權無異。

繼續閱讀

政治宣傳的小故事

最近在《Attention Merchants》讀到這兩張海報的故事。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初期,德軍以百萬兵力瞬間掃平比利時,但隔岸的英國只有數萬常規軍,德軍將領取笑説單以德國警察就足以擺平英國。實力如此懸殊,民間對於是否宣戰意見分歧。英國委任了 Lord Kitchener 作為戰事秘書長,他預期這場戰事將會是長期作戰而且犧牲巨大,所以英國需要建立規模能與德軍相比的軍隊。這是英國從未試過的事,要如何做到呢?

他想到一個破天荒的方法:參考當時新興的廣告行業,使用各種方法吸引人們的注意,進行鋪天蓋地的宣傳,既凝造一股全民衛國的氣氛,同時盡用所有渠道招募新兵。其中有一款令人印象深刻的海報,是用他自己的樣貌,並用手指指向對方,讓路過的人無法忽視(上圖右邊的海報)。這是歷史的上首次政治宣傳(propaganda),而且獲得巨大成功,一方面讓英國短時間募集了稍為足以對抗德軍的兵力,同時將國內輿論轉向為支持宣戰。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