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二年的「和平」

看到有網上留言說,為何不能回復過去廿二年的和平,以和平的方法解決問題? 廿二年和平……嗎? 我也愛好和平,Love and Peace。但有兩個疑問: 一:過去…

不理解年輕人?不為也非不能也

看着長輩在通訊群組發送那些譴責學生暴力的公式化訊息,一再強調以前多麼艱苦、現今年輕人多麼美好,老實說實在覺得懶得回應。說社會環境,樓價與薪金的差距大幅拉遠已有無…

Posted On

香港:絕望之城

當權者為我城塑造的未來,是與中共融為一體。他們認為這就是「希望」。 但而對我輩、對下一輩、對下下一輩,這種未來只有「絕望」。 經歷政府22年剛復自用、無視民意、…

Posted On

反思612之三:媒體染紅的威力

在整個「反送中」運動中,頗令我意外的是海外華僑的反應。儘管世界各地都有華人同步遊行支持香港的「反送中」運動,但是在網絡上也不乏全盤反對此運動的聲音,尤其以南洋一…

反思612之一:群眾運動的急速發展

讀過Henry的《六九遊行(六):衝與唔衝,就係一場世代鬥爭》,看待抗爭的手段及底線確實是當下最明顯的世代分界。看林鄭的往積,明顯她視諮詢為一個無意義的儀式,視…

摸索新世代網絡生態

在上周的「網媒的未來」交流會上,朱順慈副教授談及她長時間分析青少年使用網絡的習慣,發現現今這一代青少年的網絡習慣是愛看但不留言,而看的內容則被網站算法主導。

Post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