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社會有感(日記兩則)

2017-08-01

十年前,我希望香港可以發展公民社會,市民關心社區,更直接地發聲及參與城鄉規劃。但過去一兩年,當自己盡量張開雙耳、睜開雙眼,卻覺得公民社會實在有點兒不切實際。

民眾的本質就是只關注切身問題,要普羅大眾關心城鄉規劃,有點痴人説夢。退一步,要街坊花時間了解及參與社區規劃,亦甚艱難。對於繁忙的香港人(包括我),要花精力去了解一個問題及提出自己的意見,實在很難,頂多只是簽個名而已。而且,公民參與乃義務而非工作,無人能確保能否長期保持參與,公眾對時事的關注亦往往是三分鐘熱度。沒有民眾的訴求,既有的制度也就不會有動力作出改變。

繼續閱讀

迷霧香港二十年

二十多年前,港英時代大限將至,香港人察覺原來「香港人」這個身份也面臨被同化的危險。這促使很多人開始去反思,究竟「香港人」是甚麼?香港人有自己的核心價值、自己的價值觀嗎?但時間沒有等待我們,在香港人仍然在迷茫中摸索時,1997已經來到。各種社會上、經濟上、文化上、政治上的衝擊,讓「香港人」這身份更是日益模糊。有時社會上突然風行一些與身份認同有關的詞匯或潮語,但始終大家對「香港人」這身份仍然是人人言殊。

二十年過去,很多人在問:我們失去了甚麼?我們守住了甚麼?是回歸,還是被二次殖民?是不斷向前走,還是追不上時代?下一個大限——2047——將至,又該如何面對?而我更想問的是,我們找到甚麼是「香港人」了嗎?

繼續閱讀

この世界の片隅に(港譯「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

圖片來源:この世界の片隅に

期待已久,片渕須直的新作《この世界の片隅に》(港譯「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台譯「謝謝你,在這世界的一隅找到我」)終於能在香港上映。此作以二戰時期之日本為故事背景(時間上與《再見螢火蟲》相約),對於海外觀眾或許感受不如日本觀眾那麼深,原以為上映無望。昨日與朋友看了預映,卻發現中文譯名很容易讓觀眾對電影有錯誤預期,發行商宣傳為愛情電影更是奇怪,令友人看畢全劇都覺得找不到重心。準備去看的朋友,或許可以先看看下文之簡介,以免因為譯名而產生誤導。

電影譯名為「謝謝你,在世界角落中找到我」,同行友人一直在尋找究竟是誰要謝謝誰、誰要找到誰。發行商的宣傳口號「情約廣島」、「再掀愛情動畫熱潮」更令人誤以為是一套愛情電影,但到劇終仍覺得不明所以,感覺全劇的重心方向錯了。那其實是因為「誰找到誰、誰謝謝誰」根本不是此作品的核心,糾結在此只會模糊了自己的焦點。

繼續閱讀

一條條例如何撕裂一個社區

遇上二個意見不合的人,你應該給他們打架的刀,還是給他們坐下來的椅?

在上有民宅下有商鋪的舊區,商户與居民之間的矛盾是一個永遠存在的問題,需要雙方交流、理解、包融才能找到平衡點。店鋪的貨物往來及存放,營業時產生的噪音,環境整潔等等,圴很容易引發爭執。尤其是食肆,容易吸引蛇蟲鼠蟻,或食客興起時高談闊論,或户外坐位的空間問題,都會成為導火線。

而去年大力推行的阻街條例,就成為商户與居民之間、甚至商户與商户之間的一把刀,讓人們互相告發,將問題訴諸執法的第三方。投訴人可以藉阻街檢控對方,贏得一時之快,但是矛盾就能夠解決嗎?例如嘈音問題,難道店內就不會產生噪音嗎?不斷的檢控只令雙方之間的裂痕越來越深,及產生新的矛盾,而沒有從根本處解決問題。

繼續閱讀

上一輩善忘,新一代愛亂?——看跨代隔閡

不時看到年輕一代説,不明白上一輩為何如此善忘,當年因為逃避共產黨而來到香港,今天卻支持共產黨政權。另一邊又聽到年長一輩説,不明白為何年輕人如此愛亂、愛搞事,不懂珍惜得來不易的社會。筆者認為其實雙方並非完全無法互相理解,只是要換另一個角度去想。

「害怕」的力量

人的行為及想法,除了受自己的好惡影響,更重要的是因為自我保護,懂得「害怕」。有時候,一個人「害怕」的心理比「喜歡」的心情更能驅使人作出行動,甚至建構人的價值觀

上一輩害怕的是甚麼?

上一輩逃亡到香港,與其説是逃避共產黨,倒不如説是逃離極端動盪的社會。因為當時候共產黨領導層為了政治目標或個人目標,往往不惜翻動整個社會,全國大亂。不單是民生受「影響」那麼簡單,而是完全顛覆了所有人的生活,在物質上及心靈上都瀕臨崩潰,活在生與死的邊沿。上一輩所懼怕的,所需要逃離的,是這種瘋狂、混亂、恐怖的社會狀況,因而來到香港這個相對穩定的地方。

繼續閱讀

對中國民主問題的一些想法

‘Monitor the wires’, Shanghai, 2014

過去的半年裏,在新亞研究所旁聽了「近代中國民主思想」一課,每堂由來自不少院校的教援講述與中國民主思想有關的課題,由不同角度、不同觀點去了解同一個問題,獲益良多。聽課後,筆者一直嘗試梳理自己對於這個問題的一些想法與疑問,不過改完又改,總是感覺寫得不夠好。也許先貼出來,希望能有些交流,衝擊一下自己的想法。

中國的民主之路能否走下去?

民主,毫無疑問這是來自西方之體制,中國古代只有民本,而沒有民主。過去不少新儒家學者指出中國傳統的民本思想與西方的民主精神有相同的根源,但是兩者在實踐上始終有重大差異——民本是一種管治理念,而民主則必須包含明文規定的法定制度。民本思想終歸建基於皇權統治,而民主思想則重如何打破皇權,讓人民有公共事務的決定權,包括選擇領導者及監察政府的權利。

繼續閱讀

《何為中國》——有關「中國」概念演變的種種

幾乎忘記自己買過這本書,原來是葛兆光教授《宅兹中國》的續作。不足二百頁的小書,作者精練地敘述自己近年檢視「中國」的最新見解。很佩服葛教授在處理這民族問題時的冷靜,總能保持着適度的抽離,仔細審視不同研究角度的傾向及潛在問題,同時又不會流於空言,能提出自己的見解。這種保持距離的觀察並非冷漠之言,而是體現出作者對中國歷史文化的情感——因為珍愛,才更要避免被主觀感情懵閉,要客觀地釐清種種前因後果,更全面地觀察過去與現在,然後再細想如何邁向將來。

歷史上「中國」民族概念的彈性與發展

此書延續葛教授認為近世中國(及東亞)與西方由帝國過渡至民族國家之潮流不同,不能用單純將西方的經驗及理論套用在中國。筆者尤好此書對於民族發展歷程的整理,相較《宅兹中國》更為全面、更有系統。筆者嘗試將葛教授的分析以民族離合作一分類(不全按時序,因為多種事件會同時發展):

繼續閱讀

《你的名字》—新海誠總結過去,走入群眾

你的名字 文件夾

新海誠的新作《你的名字》,在日本、台灣、香港都極受歡迎,作為新海誠迷這當然十分值得高興。此作品整理綜合了他過去作品的經驗,在保留個人風格的同時降低了欣賞門欖,成功走入大眾。此文嘗試分享一下筆者作為新海誠迷的感受。

作品定位:科幻系列與現實系列結合

新海誠過去的作品有兩種主要路線,一種是寫實型,例如《她和她的貓》、《秒速5厘米》及《言葉之庭》,當中以《秒》為代表作,充分展現他的穿插剪接風格,不過對於一般觀眾來說可能第一次看不容易觸摸。另一種是科幻型,例如《星之聲》、《雲之彼端,約定的地方》及《追逐繁星的孩子》,以《雲》為代表作,但是時間軸的交錯加上複雜的世界觀,雖然滿足了科幻迷,但同時也嚇怕了一般觀眾。

這次《你的名字》融合了導演過去科幻與現實兩個路線,科幻元素不算很重,世界觀也比較簡單,就算不明白什麼平衡世界,也不妨礙體會作品帶領的感動。剪接技巧一方面保留了兩段他拿手的MV式講故事手法,同時減少了時間軸的穿插,讓一般觀眾更容易投入這個作品。在保留個人風格與貼近一般觀眾的平衡做得很好,讓觀眾很有新鮮感又容易理解。

繼續閱讀

唐君毅概述中西文化藝術精神之別

tang_book_5

較早前讀過《唐君毅全集——人文精神之重建》,當中《中西文化精神之比較》一文對比中西藝術精神之根源及差異,對筆者有很大啓發。近來多接觸了中國藝術,如欣賞書畫、金石作品及認識相關歷史,中國藝術的價值取向與發展道路與西方截然不同。今天我們的生活已然西化,對事物的認知也往往不自覺地受西方思維影響。看過唐先生的分析,讓筆者了解自己與古人的思維有何差異,欣賞作品時更容易體會其情感。推而廣之,在反思當下東西方人們對社會及世界的想法時,這種文化精神特質也值得深思。

前言

唐先生的觀點,一言以蔽之,就是西方文化精神重宗教及科學,而中國文化精神重道德及藝術。進一步解析之前,先要指出此乃相對之下的總體比較。如單看西方,亦會有些時期比較重視藝術;如單看中國,亦會有些學説比較重視邏輯推理。唐先生的觀點,為中西方整體文化趨向之比較,當中以古代傳統為主要考察對象。

繼續閱讀